憂鬱症患者深沉告白 這4個字會傷人

生活中心/綜合報導 (本文授權自 精神科醫生賴奕菁臉書) 

根據衛福部調查,台灣憂鬱人口超過兩百萬人,憂鬱症是什麼呢?精神科醫師賴奕菁的病患,跟憂鬱症對抗了八年,她分享自己的經驗,說憂鬱症好發在天氣不穩的時候及雨季,所以每年的換季,這些人都會很難熬,請不要跟她們說,「別想太多」、「明天會更好」,諸如此類的話,請不要去否定他們。   

以下過來人的經驗談,經過她本人的同意,跟大家分享: 中、重度憂鬱症就像一場大病,輕度憂鬱則像一場感冒;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,更不知道它什麼時候離開。 我和這場大病抗衡了八年,雖然能吃藥控制以及自身習慣,倒不至於近幾年會有自殺的念頭。

但,關於自殺,我想給大家一點忠告。 跳海:海巡署會救你;還有肺浸水及嗆傷是很難過的。 吃安眠藥:國內的劑量,吃兩千顆你也只能睡三天;如果體質特殊者,會先四肢發痛,再來是五官,最後才是耳朵,你只能聽見親友間的呼喚,但你無法自救或發出聲音,因為你沒有力氣;初期被救,洗胃很痛苦,後期被救,可能會多重器官衰竭。 燒炭/二氧化碳自殺:同上。 割腕:其實大部份死不了人,你只會全身發冷,然後留下類似蟹足腫的傷痕,再浪費三袋血袋然後被急診醫生罵。 跳樓:不夠高,你會全身酸痛加骨折;夠高的,即便大腦朝下,頭骨是一種很硬的東西,基本傷不到腦漿,大部份是折到脖子噴血而過世;但有個大前提:沒死會變植物人。 知道這些,是因為大部份的「以上」,我都做過。 

那是一種比憂鬱症還難熬的階段,因為人生跑馬燈會一直轉,好的、和不好的。 記得某次吃了幾百顆藥沉睡了48小時之後,我世界上最親的人打來,劈頭就是哽咽的道來:「我的心肝寶貝,妳不是每次都和我說妳過得很好嗎?妳還要每年/每月回來看我耶!如果過得不好,妳要和我說,這樣做比妳過得不好,我更心疼……」我一下子淚崩了一天。相信我,這世界上一定有你最牽掛的人事物。 憂鬱症好發在天氣不穩的時候及雨季,所以每年的換季,這些人都會很難熬(包括躁鬱症患者)不要去否定他們,只需要陪伴,或者一句關心、一些體貼。 別說想太多、明天會更好,諸如此類的話,因為這些人聽過的次數大概可以用錄音機播放了。 但這不是他們/和我們可以控制的。

 唯一能告訴各位和我一樣在折磨中度過的人,我只能給你一些建議:買個壁貼佈置房間、打掃房子、跑跑健身房、找找你最牽掛的人……等等讓自己忙不過來。 我知道這也許很難,因為我們根本懶得動!但比一個人獨自亂想好得多;所以這是我們必須做的事情。 如果有一天,你覺得你好多了、或是更嚴重了,告訴醫生,他們會很樂意幫你增減藥量。因為他們的職責就是治好我們。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 如果您在考慮自殺,請看看她的分析。如果您的親友正陷於憂鬱症,也請聽聽當事人的建議。 最後,精神科醫師的職責就是治好病人,我們永遠在這裡。 

Close Men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