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、憂鬱、身心症、
專業心理諮詢

用心為台中人打造的心靈園地,
讓您找回好心情

【整理包】生命好難!我想求救,哪些資源可以幫幫忙?

出處 / 遠見 / 文 / 何晨瑋   

【整理包】生命好難!我想求救,哪些資源可以幫幫忙?

近期,接連傳出多起校園輕生案件,引發大眾對於心理健康的關注,以及校內心理輔導資源面臨杯水車薪的窘境。而若已畢業,成為社會人士,又可以在哪裡尋求相關心理諮商的資源,以及當我們身為家人、朋友可以如何協助與陪伴呢? 

根據《學生輔導法》規定,學校會根據校內的學生人數,配置相應比例的輔導老師,以及諮商心理師,因此不論是國小、國中、高中、大學,或是研究所,就有免費的輔導及諮商資源可以使用。

如果畢業了,還可以去哪裡尋求諮商資源?

已經畢業的社會人士,如果有諮商需求的話,則可以考慮以下的管道:

一、社區衛生中心

如果有經濟上的考量,社區心理衛生中心,會是不錯的選項,不僅提供心理衛生宣導外,也有輔導與諮商的服務,且各縣市皆有設置社區心理衛生中心,以台北市心衛中心為例,一般民眾的諮商費用為250元(掛號費50元+自費諮商費200元),相較諮商所的費用會較為便宜。

而有些醫院則會和政府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合作,提供諮商門診,像是臺北市立聯合醫院。另外,各地的心衛中心,可參照衛福部所整理的全國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一覽表

二、諮商所/身心科診所

諮商所主要由心理師所成立的私人機構,不僅提供心理諮商的服務外,也會舉辦相關團體工作坊或是課程等,會根據個案需要深入談論的議題,像是婚姻、職涯等,進一步媒合合適且擅長該領域諮商的心理師,因此費用通常就會比較高。

另外,身心科診所主要是以精神科醫師作為第一線診斷,而會根據個案需求,轉介給診所內的諮商/臨床心理師,以提供較長期心理治療服務。

取自unsplash。

圖/取自unsplash。

身為家人、朋友的你,也可以從這三點做起! 

而各大專校院、心衛中心等皆努力建構「自殺防治守門人」,是有效防治自殺的重要策略,主要是以一問二應三轉介的三步驟,我們也能從中學習三步驟,積極關懷身邊的家人朋友。

1問「主動關懷、積極傾聽」

當你得知對方正經歷一些困難,你可以主動關懷對方,撥空和對方聊個天、講講話,而在對話的過程中,靜靜地聆聽對方說著近期所感受到的失落與無助等,也避免提到「不要想太多」「沒這麼嚴重」「睡一覺就好」等評價對方的語句。

可以用「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幫你,但我會陪著你、靜靜地聽你說」等語句替代,使對方感受到自己是沒有被別人評價,或被批評的。

取自unsplash。

圖/取自unsplash。

2應:「適當回應、支持陪伴」

當對方說出「對生活厭倦」「沒有活下去的意義」時,請記得保持接納、不批判的態度,仔細聆聽他們正遭遇的困境,不用急著評斷對方的想法和情緒,或是反問對方大量的問題,則容易使對方沒有被同理或被安慰的感覺。

在你可以負擔的範圍內,給予對方適當的回應與協助,像是可以觀察對方的肢體、表情等非語言訊息,適時地回應對方的需求,可能是輕拍或是一個擁抱等。

不僅可以使對方感受到你有在認真聆聽他的故事,而且你正在支持他、陪在他身邊,因為伸出援手或傾聽的訊號本身,就能幫助對方減少生活中的挫折及絕望感。

3轉介:「資源轉介,持續關懷」  

如果對方所需要的幫助,已經遠遠超過你能處理的能力範圍時,可以協助對方尋找合適的心理諮商服務等相關資源

而全國自殺防治中心建議若有以下情形,可嘗試進行轉介,包含「心情溫度計」分數偏高者,高於10分者建議尋求心理諮商,高於15分者建議諮詢精神專科醫師、懷疑可能具有潛在的精神疾病者、有自殺或自傷的身心問題,或社會資源或支持不足夠者。

憂鬱症不只情緒出問題 身體起變化也要警覺

出處 / 中時新聞網 常春月刊 、 徐秀娥

精神科醫師表示,憂鬱症不只有情緒問題、也會出現身體方面的症狀。(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)
精神科醫師表示,憂鬱症不只有情緒問題、也會出現身體方面的症狀。(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)

青少年階段,隨著第二性特徵的出現,不只是生理的發育成熟,更是心理逐漸發展成熟的階段。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,在成人引領下,平順地走過;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,在驚濤駭浪中,浴火重生;更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,不幸留下創傷,一輩子都在修補,企求復原。

憂鬱症的症狀 有情緒、想法、身體等三方面的問題

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邱顯智說,憂鬱症的症狀有情緒、想法、身體等三方面的問題。情緒方面的表現為:心情不好、心情低落、悶悶不樂、煩躁不安、哭泣、落淚、沒有興致等。

想法方面的表現為:自責、無用感、無助感、無望感、無價值感、沒有人可以幫忙、困難重重無法解決、沒有未來、自殺意念和企圖等;身體方面的表現為没精神、沒力氣、不專心、沒胃口、體重減輕、失眠、身體不適、疼痛等,但有時卻是多吃、多睡、體重增加。

因為身體的症狀較明顯,所以有時只有尋求身體的醫治,而忽略了心理問題或精神疾病的可能性。因此,邱顯智建議,只要青少年有困難,或是造成你的困擾,都可以尋求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的協助,不用擔心精神疾病的標籤。

透過同理的理解 給予情緒的支持

面對憂鬱或適應欠佳的青少年,邱顯智強調,成人應該抱持涵容的態度,給予情緒的支持,透過同理的理解,來了解青少年生活的各個面向,並透過傾聽、輔導、諮詢、諮商、心理治療等方式,改善憂鬱情緒,討論合宜的應對方式,解決適應的問題。

憂鬱症病情可能慢性化 需長期持續治療穩定生活

同時由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評估,症狀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,是否已達憂鬱症的診斷標準?是否需要使用藥物,來協助治療?在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這兩種形式的合併處遇下,大多數的憂鬱青少年,均可以在數週或數月後,恢復原有的心情,和回歸生活的步調。經由生病的經驗,更可以體會生命的可貴,開展人生。

不過,有些個案會有病情慢性化的可能,則需要長期持續的治療,以穩定生活;另外,有極少數的病患,會出現功能缺損,甚至無法復原,所以青少年的憂鬱情緒,不只是少年不識愁滋味,為賦新詞強說愁而已。

Close Menu